— 咨询热线 —022-84975726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工程案例 厂区环境 防腐知识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咨询热线
022-84975726
地址:天津市东丽区东丽湖建材城
传真:022-84975726

行业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 >

330亿浙江女首富,摊上大事:10年禁入证券市场

发布时间:2020-01-09

昨日(1月7日)晚间,ST新光防腐木公司(002147)公告,公司收到的安徽证监局下发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实控人女士、虞云新先生分别被处以罚款60万元,同时均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。

3、2017年12月至2018年9月期间,ST新光违规为虞云新、周晓光、新光集团提供担保,金额高达为29.52亿元。

天津防腐木

令人唏嘘的是,新光圆成(ST新光的曾用名)曾经是一家市值超300亿的制造业巨头,仅仅不到3年时间,彻底崩塌:债务违约、业绩巨亏、市值暴跌超86%、一度濒临退市边缘……

值得一提的是,公司实控人被重罚之后,今日开盘,ST新光瞬间封死涨停板,全天大涨5%。

“鸡毛很轻,只有有一点风,就能飞上天”这是2017年热播电视剧《鸡毛飞上天》中的一句台词,非常准确地总结了周晓光的辉煌史。

周晓光,生于1962年11月,出身浙江省诸暨市的一个贫苦家庭。早年间,未读书的她,主要依靠摆地摊卖绣花针维持生计。

1985年,周晓光与虞云新结婚后,二人拿出了全部积蓄,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里买下了一个摊位,主营头花、胸花、耳环、戒指等饰品。

经营7年后,周晓光等来第一阵风:台湾一家饰品商,看中了她的仿真饰品,并成为其内地代理商。随后,意识超前、嗅觉敏锐的周晓光果断借钱,创办了自己的饰品加工厂,走上“饰品女王”之路。

2000年,周晓光的第二阵风来了:香港国际珠宝展销会。会上,周晓光一举成名,新光集团的饰品成功吸引了50个国家代表的注意,签下了大量的出口订单。

一路乘风而上的周晓光,生意越做越大,越做越广,更是激进跨界进入、金融、等多个领域。

在当地,新光集团斥重金打造了多个地标旺盛防腐木性建筑:义乌世贸中心、义乌香格里拉大酒店、千岛湖皇冠假日酒店……

2015年末,新光集团借壳方圆支承登陆A股,随后更名“新光圆成”。据百富榜显示,2017年,周晓光夫妇以330亿元的身家,位居中国富豪榜第65位。

2018年,周晓光更是以185亿元的身家登顶浙江女首富的宝座,位列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第26位。

此时,新光集团也走上巅峰时刻,成为一家涉足地产、银行、等行业的大型民营集团,旗下拥有近100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,逾40家参股公司,总资产超800亿元。

而2008年末,新光集团的总资产仅70.66亿元。不到10年的时间,其总资产飙升了1000%,可见“鸡毛飞上天”的惊人速度。

9月25日,新光控股集团公告,受宏观降杠杆,银行信贷收缩、民营企业融资困难等多重因素影响,新光控股集团流动性出现问题,15新光01公司债券实质性违约。

违约公告一出,市场一片哗然。信用评级机构—联合评级火速宣布,将新光控股集团的评级从AA+下调至CC,并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。

9月27日,新光集团、周晓光被列入法院“被执行人”名单,执行法院为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;

新光集团及其子公司未能清偿的金融机构债务余额超122亿元,未能清偿到期债券的余额高达103亿元;

2019年3月,ST新光因未按规定披露对外担保、大股东占用资金等事项,被证监会立案调查;

接二连三的噩耗,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最为直接。2018年年初,新光圆成的股价尚在14.89元/股,而如今仅剩2.31元/股,累计跌幅超84%,已两次腰斩。

与此同时,新光集团的债务又以“滚雪球”方式不断增长,在崩塌前夕,新光集团的债务总额已攀升至469亿元。

另外,房地产或许是将新光集团拖入债务危机的原因之一。据新光集团的债务定期报告显示,房地产业务收入,一度占集团总营收的70%。

而2018年以来,中国房地产面临史上最严调控,楼市遇冷,房地产贷款收紧。新光集团的房地产业务现金流堪忧,无疑加重了集团的债务危机。

将竭尽全力给债权人,给合作伙伴,给新光家人,给上级政府和全社会关心支持我们的朋友一个诚恳的交代。

新光饰品,是我和先生的初心,也是新光浴火重生的根据地,将全力以赴回归到饰品板块。

2019年,可能是蒙眼狂奔的首富们最焦虑的一年,有人在悬崖边缘徘徊,有人已经坠向悬崖底部。

众所周知,2018年以来,实体经济增速放缓,同时叠加最严去杠杆的政策,首当其冲的便是盲目追求规模、不惜大举借债扩张的企业们。

然而,中国经济、宏观政策的客观原因,是所有企业家都在面对的大环境,这只是陨落首富们的失败理由之一,而真正的问题更多出自企业本身。有分析人士总结,2019年民企首富们倒下的原因主要有3点:

2、缺乏对现金流重要性的敬畏:2019年倒下的“巨头”无一不拥有上百亿的资产,但真正决定企业生死的不是资产规模,而是现金流。

3.、缺乏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基本认知:很多企业家认为,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暂时的,仍然在寒冬中激进加杠杆、举债扩张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2002-2018 天津旺盛防腐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:津ICP备200356484号